本站支持在线播放 无需下载播放器  请切记本站永久网址:【】 请点击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妻子与情夫的缓交2
妻子与情夫的缓交2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X”他各方面和她原来的情人类似,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和欲望,为了知道自己是否无能,我决定主动向男人推荐自己的妻子做他的二奶。对于我的种种要求,“X”一一表示理解和接受,这更加加速了故事的进展。
 7月夏日的一个晚上,X拨通了我的电话,聊了几句后他要求我妻子接电话,他和她大概内容是这样说的,“你好,小美,你老公前天夜里和我见过面,他把你照片给我看了下,情况我也知道不少,我对他的事不感兴趣,但你很漂亮,我被你迷住了。我是外企高级主管,离异,但性伙伴一直是外面找的的,你愿意的话我想认识你看有可能发展下关系吗,我觉得你跟这样的老公可惜了,我可以让你当着他面叫床给他听,然后彻底的占有你包养你,还有如果他手淫解决问题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更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让他手淫去。当然这些话是我和我心独去商量好的,正是这些话,让小美的欲望又开始膨胀了,被有实力和魅力的男人征服一直是她所幻想的,但由于传统观念和我的因素,她并没有爽快答应见面,只是说好的好的。但我知道,这已经成功了一半。电话打了一会,他们聊的进入话题后我心折服让我手淫,并要求小美证实,小美说他要你手淫,你愿意吗,我说愿意,于是我开始边手淫边听她们聊天,没一会,滚烫的液体就喷射了出来,小美赶紧拿卫生纸帮我擦洗,我心独去问,你老公射了吗,她说射了,于是我心独去开始问小美我是不是性能力不行,怎么手淫也这么快射了,正常男人都30分钟以上,就算冲刺型快频率也有15分钟。小美开始亲声细语的和他开始聊天了,说了一些恭维和爱慕的话后,小美留了自己电话给他,约了下次见面。
 一个工作日(周一)的下午,X经理从公司出来,来到小美的住所附近,接上我们,在车里聊了会,我和小美对他很满意,他各方面都符合小美的要求,然后问我愿不愿意去宾馆做进一步的交流,我理所当然的答应了,虽然这可能是我的第二个帽子,但我可以亲眼目睹女人的淫荡和自己的无能在外人的压迫下绽放出真实的一面,同时能极大刺激小美的虚荣心和满足感以及揭开自己掩饰内心的无能和自卑的面具的快感。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坐上了”我X经理“的车后,他说,以后你老婆就给我服务吧,现在就可以开始,他让坐在前排的小美立刻为他口交,他说边开车边口交比较刺激。我还没适应过来,X经理已经将裤子褪去一半,小美回头看了看我,然后很不情愿的被的被X经理抓着脖子按在胯下。随着妻子的身影上下浮动,我知道口交已经开始了,X经理刺激兴奋的按奈不住说你老婆口活真棒啊,我老婆也讨好般的回应,你的JJ真大,X经理又问,比你老公的大吗?妻子笑了笑,没说话,这时,X经理又问,是我的大还是他的大?妻子害羞的说,你的大,X经理回过问我,你看着你老婆这样没意见吧。我低声的说,没。过了5分钟进入高速,妻子回到位置上用纸巾擦拭嘴,并一路上与他聊天,很快到了X经理的住所,我们进房间后X经理说对说我还是不放心你,你看可以,但得把你绑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事有人在场,万一一半你受不了了反悔了怎么办,说完,拿出了一捆封箱胶带,喊小美过来一起帮忙后将我手脚捆在了椅子上,随后,他让小美先进浴室洗浴,借着这段时间,他对我说,虽然是你介绍的,但我也真心喜欢她,真的包养他你舍得吗?我们这样聊了5分钟妻子出来后害羞的将浴袍紧紧包裹在身体上,也许是第一次当着自己老公的面和其它男人做爱,显得有些不自在。然后X经理就说,等我2分钟我进去冲下就好。妻子和我在房间里,她在床上我在床边椅子上默默的等待这漫长的2分钟,这时她看着说,你一会受的了吗?我说你能受的了我也可以接受,我就是为了让你彻底摆脱观念的束缚,一会你放开点吧不必太在乎我,正是这番话,让妻子对我更生歉意,同时愧疚让她无法继续直视我的眼睛。让我们彼此双方感受到了结婚这么多年相处最尴尬和最漫长的2分钟,X经理从浴室出来时打破了房间里的寂寞,老婆害羞的回过头去,我看见X经理光着身子,生殖器已高高挺起,对着几乎已沦为性奴的老婆,马上就要亲眼看见自己的老婆为其他男人解决性欲并直接性交,我此刻兴奋和自卑的同时又满怀好奇。X经理直接扑向妻子,一阵狂吻后X经理要求妻子为他口交,然后站起来指了指我面前的地板,说我怕你老公一会受不了,先给他看下你帮我口交的,我看下他反映。随后用命令般的口吻让她跪在他面前帮他吹喇叭。妻子便默默的起身,跪在了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板上,X经理翘的高高的生殖器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妻子慢慢的从X经理的龟头开始舔吸,滋润着本已湿润的阳具逐渐的,妻子的小嘴已经容不下这么长和大的肉棒,X经理开始向妻子的喉咙里进发,随着妻子发出急促的喘息声,X经理的生殖器整个吞没在了她的嘴里,妻子痛苦并快乐的为其他男人吹箫,显得既无助又兴奋,不一会,X经理深入的阳具已经让妻子满嘴唾液,X经理的欲望似乎稍有缓解,将生殖器从妻子嘴里抽出,抬起来问,妻子,你知道阴囊是产生精子的地方吗?妻子点了点头。一会里面的精子会射入你体内,但你先得让我舒服下,帮我舔下阴囊吧,好让我的小家伙快乐下,一会它们会高兴的奔向你的子宫。妻子抬头看着X经理伸出了舌头,自下而上缓缓的帮X经理舔阴囊和睾丸,不一会,X经理的阴囊和睾丸也湿润了,X经理舒服的说,现在可以做事了,妻子听后自觉的上了床,打开了双腿,X经理说,第一次就男上位吧,这样我的精子好流到你体内深处,说完快速的抬起妻子的双腿,将她的腿举向天花板,腰部用力的一挺。随着妻子的一声凄惨的叫声,X经理开始了抽插。随着X经理由慢而快的抽插,妻子由被动变得主动起来,臀部逐渐弯曲,以迎合X经理的进攻,慢慢的,身体撞击声随着妻子的放松和配合,越来越大,妻子叫床的呻吟也越发大声和尖锐。X经理开始最后冲刺了,我知道他的滚烫精已经聚集在管道中,随时等待着门开冲向对面妻子的子宫。随着啪啪啪最后有力的3下撞击声X经理直起腰闭着眼睛开始了射精,妻子被X经理最后猛烈的抽查也带出了高潮,X经理仰身躺在老床上,对着妻子说,你真听话,以后就做我的情人吧,和以前的分了,我一个月给你2000,陪我2晚上就可以。如果你听话我可以给你更多,妻子问什么是听话呢,X经理说就是我说什么你做什么,妻子说那不是奴隶吗,X经理说,如果你需要帮助就得听我话,你先用嘴帮我把我生殖器舔干净,把精子都吃了。妻子看了看我,似乎不愿意。X经理说,既然都做了就要做好,我可以给你更多的,只要你们夫妻听话。我默默的点了头,妻子开始用嘴和舌头帮X经理清理生殖器上残留的精液。随后X经理问妻子,刚才你来了几次高潮,妻子害羞的不好意思,X经理说轻轻的告诉我,妻子把脸凑过去,偷偷的告诉X经理,3次,x经理笑的合不拢嘴,问,你老公是不是从没给过你2次以上的高潮呢,妻子说 嗯,X经理说这样吧,我实在不忍心你被这样的男人干,他不配干你,只要我在最好你别让她操你,表现好我给你多加钱,你先让他手淫,别回家后又找你干事,和我的子孙打架。妻子碍于颜面没有这样做,这时X经理很尴尬,说你们不愿意吗。这时,我说,妻子来帮我把绳子解开,于是妻子过来帮我解开,我说我去卫生间解决,X经理说,我想看着你解决,然后问妻子你也想看吗,妻子害羞的低下头,于是我就在妻子和他情夫面前开始手淫。可能由于紧张或者陌生环境,我一直努力手淫但是出不来,这时,X经理说,以前他说他手淫你都帮她的,你过去帮下他吧,于是妻子准备过来帮我手淫,我说不用,于是用力的摩擦自己的生殖器,没一会,我滚烫的精子当着他们的面喷出,精液伴随着X经理的大笑声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落在了地板上。X经理看了看钟,说,唉晚上还要出去应酬,见个客户。今天不准备搞第二次了,随后拿出红包塞向妻子,猥琐的说,你应知道我是不喜欢别的男人干你的,包括你老公,让他多用手淫解决吧。然后对我说,下次我要给你老婆剃毛,然后让你老婆一个人陪我。在回去的路上,妻子默默的问我是不是让你难堪了?我说,没有,我彻底的放松了,面对真实的自己感觉真好,在刚才我已无修饰和遮掩了彻底的放松,彻底的摘除面具面对现实,做了回真实的自己。不过你确实是淫荡,当初结婚前你就该去做妓女。妻子对我的言语侮辱并没有回应,只是疲惫的闭上眼睛。因为她知道等待着的是彻底沦为老公外男人性奴的命运,而为了虚荣心和物质需求,她已做好准备为X经理援交并满足他的所有要求。
 过了一周,是个寂静的晚上,我和小妹已近乎入睡,这时突然听见电话声响起,朦胧中,看见来电显示是X经理,妻子迷茫的接通电话,电话那边传来X经理的淫笑声,小美回过头和我说,他喝多了。然后听见小美说了两声好、好,啊太晚了。然后电话挂了。小美不安的转过来和我说,他要她出去陪他。我没有吱声,看见妻子缓缓的躺下,过了5分钟她又缓缓的起身,穿上衣服进了卫生间化了简单的壮,然后默默的跟我说,我先出去下,一会回来。随后她就赴约去了。此时我很不安,心想,这X经理也太过分了,都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了,是不是该制止她们呢。在过了1小时左右,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妻子的,我接同电话后,电话那头立刻传来妻子的叫床声,和肉体之间的撞击声。我想是不是故意的,这样我一直听了3分钟,后那边的传来的X经理的声音,喂,你听见了吗,你妻子真棒,上次你在,她放不开,这次她表现比上次好多了,水把床单都弄湿了一大片,我拍个照片给你看看,她一回给你带去。说完电话挂了。妻子过了1小时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说,照片在手机里。然后倒下就睡。我打开手机,看到了一个1分钟的视频,里面是妻子被X经理扒开大腿,精液从阴道一直流向床单,同时下面的床单被妻子的阴液湿了一大片。过了一会,妻子的电话响了,对面X经理似乎清醒了很多,她和妻子有说有笑的聊着,他问妻子我看了吗,妻子说看了,然后妻子说,X经理要你手淫,我问妻子,你愿意看我手淫吗,妻子没有吱声,我退下内裤,缓缓的握住阴茎,开始手淫起来,这时妻子轻声的说,他开始手淫了,X经理问妻子,他射了吗?妻子说没有,过了会,X经理又问妻子,他射了吗,妻子不耐烦的拖长语调……没有。我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加快速度,终于,精液从体内喷出,笔直冲向房间黑暗的空中借着暗淡的月光闪过一条白色轨迹。沉寂了1分钟后点哈电话那边又响起X经理淫荡的笑声,问,他射了吗,妻子半睡半醒的说道,射了,我先挂了。
 随后,妻子便倒向一边困倦的睡去。